黄色版快手

大楠友之还在笑眯眯逗灰原哀,“那么,小小姐今天还是选上次那匹小马吗?”

没办法,这个一脸冷淡的小姑娘太可爱,他忍不住想去逗……

灰原哀点点头,上次骑的那匹小马她挺喜欢的,而且也熟悉了,不想再换。

“那池先生呢?”大楠友之又转头问池非迟。

“还是上次那匹吧。”池非迟也懒得换了。

这个牧场里的马没有能沟通的。

不是说完没灵性,只是都还懵懵懂懂。

“我想先去看看利浦夫人,”灰原哀道,“上次过来,大楠先生不是说它流产了吗?”

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池非迟也问了一句。

‘利浦妇人’是这个Ok牧场负责繁殖的母马,也是灰原哀挑的那匹小马的母亲。

他们上次过来的时候,利浦夫人流产没多久,看起来病怏怏的。

“那我带你们过去看看,”大楠友之转身带路去后面养马的地方,一路走着,脸上也挂不住笑容了,叹道,“最近精神是好多了,也不像刚失去它的孩子那几天一样不吃不喝……”

沙发上穿深v碎花裙的妹纸

竹内早苗跟在后面,看向那边的母马,“不过,医生说,它以后都没办法再有孩子了。”

大楠友之在母马前面停下,伸手抱了抱,“池先生和小哀小姐来看你了,还记得吗?”

利浦夫人低头,蹭了蹭大楠友之,大眼睛里带着低落的情绪。

灰原哀也走上前,伸手摸了摸利浦夫人。

“好啦,”大楠友之觉得气氛有些伤感,不太适合小孩子,松开怀抱,轻轻拍了拍利浦夫人的头,“利浦夫人可是很坚强的,过段时间就好了,我们去看看小马吧。”

转过这一栏马厩,一群人就看到尽头一格里,灰色的小马点着头、踏着欢快的脚步,额头上一个像月牙一样的白块也一晃一晃的。

灰原哀心情顿时好了起来,跟着大楠友之的脚步也加快了一些。

听到脚步声,小马抬头看了看过来的一群人,一秒严肃,微扬着头,站得笔直,一副‘宝宝超优雅稳重’的模样。

“噗!”竹内早苗失笑,“这孩子最近真是越来越调皮了。”

“小哀,和你挺搭的。”池非迟低头对灰原哀道。

高高兴兴走向小马的灰原哀顿住脚步,仰头无语看池非迟,“哦?是吗?”

这是在吐槽她吧?

“嗯。”池非迟点头。

灰原哀一噎,算了,她不跟池非迟较劲,看她的小马去。

小马先是蹭了蹭大楠友之伸出的手,见灰原哀站在面前,低头看了看,似乎认出来了,低头想蹭灰原哀。

灰原哀伸手抱住马头,将头贴过去,笑弯了眼,“你还记得我啊……”

咦?

大楠友之惊讶打量灰原哀。

他还以为这个小女孩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呢。

灰原哀察觉三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一秒冷淡脸,转头问道,“怎么了吗?”

刚才笑得像个幼稚小鬼一样的人,绝对不是她……

她才不会那么幼稚!

“噗!”竹内早苗再次失笑出声,侧头看了看池非迟。

池先生说得没错,真的很搭……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大楠友之这么说着,脸上也忍不住笑。

灰原哀感觉自己的脸又丢尽了,忍住窘迫,转回头,看着小马头上的月牙白块,又想到了利浦夫人。

利浦夫人同样是灰色,头上也有一个白块,不过是偏圆形的。

相比起其他小马,这是最像利浦夫人的一匹了。

“它是利浦夫人最小的孩子吧?这孩子以后会被卖掉吗?”

也是利浦夫人最后一个孩子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大楠友之迟疑了一下,“如果有人喜欢、或者有比赛天赋的话,过两年会卖去赛马场吧,其实每年赛马场那边也会订购一批看起来矫健年轻的马。”

灰原哀抱着小马,沉默下来。

竹内早苗轻声跟灰原哀解释,“母马流产,对于牧场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损失,之前大楠先生又买了一批小马,资金有些紧张,所以必须要联系买家、卖掉一批马,不过也不用担心,这孩子还小,大概还能再养一两年。”

“小哀,那要不要把这匹小马买下来?”池非迟问道。

买匹小马陪着灰原哀玩也不错。

“买下来吗?”灰原哀犹豫,“可是……”

“平时就寄养在这里,”池非迟道,“我们买下来,它就不会被卖掉、不会有其他人骑,以后你再来这里就选它。”

大楠友之笑道,“我们这里也有很多马是有主人的,只不过是寄养在我们这里,想来骑马就挑自己的马,我们也会好好照顾它们的。”

“就当宠物,要是有时间照顾,你还可以带回去养两天,照顾不了再送过来。”池非迟补充道。

灰原哀有些心动。

不会被卖掉,还可以带回去照顾?

好像很……

呃,等等,池非迟那个公寓楼里肯定没法养马,阿笠博士家有院子,可以养,不过一想到别人饭后遛狗、她饭后溜马,就觉得画风有点奇怪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池非迟养的宠物都不是常见的,有蛇有乌鸦,那她养一匹马做宠物,也没什么……吧?

池非迟一看灰原哀迟疑的样子,就知道灰原哀被说动了,转头看大楠友之,“大楠先生,我们谈谈价格吧……”

大楠友之笑道,“那就先去我办公室坐会儿,怎么样?”

两个人回屋里谈价格。

灰原哀摸了摸小马的头,也跟了上去。

竹内早苗给池非迟和大楠走之倒了茶,又灰原哀倒了一杯橙汁。

大楠友之拿了一份文件,打开后,放到池非迟面前,“利浦夫人是荷兰温血马,小马的父亲也同样是荷兰温血马,这是血统鉴定书,还有出生以来的疫苗接种证书、身体检查情况,这孩子现在一岁零三个月,很健康……”

池非迟大致翻看着那份文件。

灰原哀也凑在一旁看。

“荷兰温血马最适合马术表演和盛装舞步,”大楠友之道,“盛装舞步的话,现在就可以开始训练了,不过我们牧场没有专业的训练师,这一点没法提供帮忙,如果池先生和小哀小姐需要的话,我们也可以帮忙联系训练师……”

“大楠先生,请您说一下马的价格、寄养一年的费用,”池非迟道,“合适的话,我们现在就签协议。”

大楠友之一噎,“您不用再去看看小马吗?”

“不用了,我上次看过,”池非迟道,“骨骼很正,髋关节至脊部较平,颈头骨大,四蹄结实,牙齿整齐,现在还小,以后好好养的话,是匹矫健的好马,缺点是毛色有点杂,头顶的白块不算什么,月牙图案反而是特色,只是鬃毛和尾巴的毛是白灰杂色,看起来不太好看,不过还算浓密柔顺,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……”

大楠友之,呆。

竹内早苗,呆。

“肌肉骨骼生长素之类的营养补充得还不错,不过,大楠先生可能没注意到一个问题,”池非迟看着大楠友之,“这匹小马不瘦弱,但根据我上次过来和这次过来观察到的情况,它增膘的速度慢了些,没有达到年龄该有的体格。”

“好像是这样,”大楠友之思索着点头,不由问道,“这是什么原因?我之前发现过这个问题,不过请医生来做过身体检查,小马并没有什么疾病,消化也很正常。”

“按正常情况来说,每日运动不满4小时的马匹,算是轻度运动的马匹,日粮中的精料控制在15%左右,这一点没错,”池非迟看着大楠友之,“小马也没有高强度运动,你们大概只是一天放它出来跑跑,但这匹小马最近好像喜欢在马厩里踏步、跳跃,你没有算上这些运动量,如果算上这些运动量,精料比例大概要在20%左右。”

大楠友之被池非迟盯着,不由汗了汗,感觉自己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,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

咦?不对……

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

这还是他的小马吧?

就算觉得内疚要说对不起,也应该跟小马说啊。

竹内早苗干笑,“池先生对这些还真是了解,您也养过马吗?”

“他是兽医,”灰原哀帮忙解释了一句,看向池非迟,揶揄道,“职业病犯了吧?”

“有点,”池非迟坦然承认了,“诊断和外科我比较擅长一点。”

至于内科、细胞、寄生虫之类的,他就不是那么了解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,”竹内早苗失笑,又忍不住问道,“那您看利浦夫人的状况怎么样?它的身体恢复得还算好吧?”

“恢复情况算是比较好的,”池非迟点头,随即也发现不对劲,他又不是来看诊的,“大楠先生,你报一下价格吧。”

“啊,抱歉,”大楠友之也反应过来,人家是来谈马匹买卖的,将一份表单递给池非迟,想了想,“小马我收取您10万日元,寄养的话,草料就有很多种,您可以具体看看,另外,我们还可以代为办理保险手续……”

池非迟看了看,成马和小马都划分开了,饲养和价格都还算合理,表单上有基础饲养,另外还有一些额外账目。

灰原哀凑到一旁跟着看,她是不太懂,池非迟决定就行,不过……

饲养一年的费用,比马匹贵,贵得多。

唉,有种养个闺女真不容易的既视感……

“要不要找人来训练盛装舞步?”池非迟转头问灰原哀。

灰原哀考虑了两秒,摇了摇头,“先不用,我们又不需要它去参加比赛,每天训练也会很枯燥的,让它再玩一段时间,要是发现它喜欢,那再让它学也不迟。”

“你可以试着自己训练,训练成什么样无所谓,可以培养感情。”

池非迟说了一句,又跟大楠友之沟通饲养方案。

基础饲养套餐不用说,选个最好的,先寄养一年,不行还可以换其他牧场,另外还有定期体检、每天运动训练、必要时运送到东京、指定好的马蹄铁、指定马厩垫料等附加项目,再加上投保……

最后算下来,小马10万日元,寄养费用一年就是55万日元。

养马确实比买马还烧钱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