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忧草app破解

“回监牢还是去刑讯室?”杨牧云向怔怔的立在那里的单七和晁五说道。

单七和晁五面面相觑,他们隔着远,无法确切的听到二人说些什么,只能远远的看到尹天随在亭子里暴跳如雷。

“看来今天我是能免去一顿皮肉之苦了。”杨牧云一笑,从两人中间穿行过去,二人愣怔了一下,紧跟了过去。

……

杨牧云坐在囚室的地牢里,手拿一颗小石子在地上划着什么。

“哐啷——”一声,对面囚室的门开了,两名厂狱的狱卒把一具了无生气的躯体从里面拖了出来。

杨牧云面孔微抬了一下,脸上并没有显露出惊异之色。这已是第七次狱卒拖着尸体在自己面前走过了,他已见怪不怪。生命在这个阴森残酷的境地显得是那样脆弱。他看了一眼墙角仍在念诵经文的灰衣僧人,难道这位大师是在为这些亡魂超度么?

“这宋骞旭好歹也是西城的巡城御史,平素里也威风凛凛的领着百十号人在京城的大街上走过,”一名狱卒瞥了拖拽的尸体一眼,“没想到也会像死狗一样被咱哥俩从这里拖出来。”

“这读书人身子骨就是弱,经不住拷问,”另一名狱卒说道:“还没过两回场,这人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
“别说这读书人,这人就算是铜浇铁铸,他也会化进东厂的熔炉里,”先前那名狱卒笑了笑,“要知道咱东厂的三十六道大刑可从来还没有人能够熬过去。”

“可惜了他新纳的那名小妾,刚给他生了个儿子便被发配教坊司去了……”两个人说着话,已渐渐走远。

杨牧云心中一动,想起了开元寺门前锦袍文士和青衣书生之前的对话,曾提及西城的巡城御史宋骞旭被东厂抄家一事,连刚出生的婴孩都被弃置一旁,无人打理。

小品妹妹的花裙魅力

“我救下的应该就是宋骞旭他刚出生不久的儿子,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吧,”杨牧云若有所思,“而紫苏坚执要收养这个孩子,或许这便是缘分。”想到这里,心中便一阵自责,自与紫苏成亲以来,却一直未与她行周公之礼,直到现在她还是完璧之身。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便视相夫教子为理所当然,可自己迟迟不与她成就夫妻之事,也难怪她见了那孩子会割舍不下了。女人都有做母亲的天性!

杨牧云看了一眼墙角似乎一天到晚都在念经的灰衣僧人,他念经的时候颔下雪白的胡须会微微抖动,这时方能显露出他与石雕木塑的些微不同。

“这个老和尚大概有七十了吧,精神还是那么矍铄,不知他一个世外之人是因为什么进的这厂狱。”杨牧云把手中的小石子一扔,向那灰衣僧人说道:“大师,这世上有人作恶,便有人受害,你说这世上会有因果报应么?”

灰衣僧人的诵经声停止了,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正道邪道不二,了知凡圣同途。迷悟本无差别,涅槃生死一如。公子又何必执念于心呢?”

杨牧云没想到这灰衣僧人会回应他的话,眼中目光一闪,“这么说佛祖教人向善,却无法惩戒人世间的恶人恶事,那么善男信女一心向佛又有何用呢?”

“佛祖慈悲,专渡迷途之人,又如何能像坊间的芸芸众生一样稍遇不平,即血灌瞳仁,拔刀相向,血溅三尺。莽夫之举,佛祖不为。”灰衣僧人面目平和,声音清朗:“佛祖有云: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,三世因果,循环不失,此生空过,后悔莫追。又何必执着于今生必报呢?”

“大师所说的来世未免太虚无缥缈了,”杨牧云说道:“一切静待来世,那今生什么都不需要做了。”

灰衣僧人嘴角动了动,双目微阖没有辩驳。

杨牧云见灰衣僧人不再说话,便缓缓站起身来,他身上的伤痛虽然比起昨日减轻了些,但还是疼得厉害,他咬着牙一步一颤的来到灰衣僧人身边盘膝坐了下来,学着他的样子双足跏趺,手结定印于脐下,头正身直,双目微闭,一副参禅打坐的样子。

灰衣僧人睁开了眼,侧目向他看去,讶异道:“公子不是不信佛家之言么,为何又要学着贫僧的样子参禅打坐?”

“其实能听听大师的教诲还是挺不错的,”杨牧云说道:“一家之言不足恃,在下自小读圣贤书,一心考取功名,出仕为官。谁知逢此大祸,身陷囹圄,心中困惑,或许能从大师这里得解呢?”

“善哉,公子能有此顿悟,颇具慧根,”灰衣僧人合十说道:“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 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公子能有所反思,幸焉!”

“大师的话在下受教了,”杨牧云稽礼道:“大师非尘世中人,无欲无求,如何会遭此无妄之灾,堕入这东厂大狱之中呢?”

“非尘世中人但却受尘世之人所累,”灰衣僧人微微一笑,“菩提纵然明净,也难免沾惹尘埃。既然命当劫数,又何必在意自己身处何地呢?天下何处不能修行

,心中不生魔魇,厂狱也当极乐!”

“大师的话使在下心中霍然敞亮,”杨牧云说道:“说来惭愧,若非闻大师佛音,在下昨日便心念欲狂了。”

“人人心中皆有魔障,”灰衣僧人说道:“公子能够聆听佛音涤清心中魔障,当是与我佛有缘了。”

“这么说我的归宿便是出家为僧么?”杨牧云问道。

“公子尘缘未了,空门尚未可期,”灰衣僧人淡然道:“心中有佛,所在皆空门;心中无佛,空门亦俗世。”

“在下明白了,”杨牧云向着他深深一揖,“多谢大师!”

灰衣僧人下颌轻轻一点,便又默默诵经去了。

“还未请教大师法号,”杨牧云神态恭谨,“能与大师相处一室,在下幸甚!”

“萍水相逢,又何必究底?”灰衣僧人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难道彼此的称谓还不够么?”

见他不愿多说,杨牧云也就不再勉强,随他一同入定,一时间,幽暗的囚室又布满了梵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韵馆,与?萝院并称的京师两大青楼妓馆之一,一入夜便笙歌曼舞,热闹非凡。

在一间大的花厅里,一群粗豪的汉子围桌而坐,个个怀里抱着一个娇俏可爱的美人儿持酒痛饮。旁边还有一班丽人调丝弄弦,吹弹雅乐,丝竹管乐声伴随那群汉子嘴里喷出的污言秽语,形成一幅光怪陆离的画面。

“我说单爷,”一名汉子对一身便装的单七说道:“你能不能让那梁妈妈把柳云惜叫来,让弟兄们一睹京师第一美人儿的风采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其余汉子便连声叫好。

“你们起哄什么?”单七将酒碗在桌上重重一顿,喷着酒气喝道:“你们知道柳云惜是谁的人么?那是郕王爷的人,你们一个个都活腻歪了,连郕王爷的女人都抢?”

“单爷,你是不是太谨慎了?”一名汉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大着舌头说道:“什么郕王爷,不过一闲置京城无职无权的逍遥王罢了,怕他何来?”

“人家再无职无权,也是个王爷,”单七瞪了他一眼,“我们东厂虽有皇上眷顾,也可不把其他皇室成员放在眼里了么?”

“晁爷,”那名汉子转向晁五说道:“单爷为人也太谨小慎微了一些,弟兄们不过找个乐子,至于这么认真么?”

“老七,”晁五推开身边的女人,对着单七说道:“弟兄们说的也是,再怎么名头响亮,也不过是一名青楼歌妓么,郕王爷当真会把她放在心上?让她出来叫弟兄们见上一见,敬一圈酒也就是了,难道还会把她吃了不成?”

“晁爷威风!”那名汉子向他一挑大拇指,扫视其他汉子一圈,“弟兄们,咱大家伙儿敬晁爷一杯!”

其他汉子齐刷刷站了起来,手捧酒盅说道:“晁爷威风,小的们敬晁爷一杯!”

“好——

”晁五也捧起酒盅,瞥了单七一眼,只见他铁青着脸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形貌尴尬。

……

“你都安排好了?”在后院的一间静室,身着一身淡雅衣装的柳云惜看着云鬓高挽,一身盛妆,眉目如画的元琪儿说道。

“嗯,”元琪儿螓首微颔,浅浅一笑,梨涡淡现,“多谢姐姐相助。”

“你不要谢我,”柳云惜叹了一口气道:“姐姐若是在京城待不下去了,还得靠妹妹你收留呢?到那时……”

“姐姐若能来漠北,妹妹必携官人倒屣相迎,”元琪儿抢着说道:“姐姐放心,妹妹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这清韵馆姐姐也会一直坐镇下去。”

“但愿吧,”柳云惜幽幽道:“我可不希望东厂和锦衣卫都盯上这里,但你这个忙我又不能不帮,事情做利索一些也就是了。”唇角微微翘起,看着她道:“为了这个男人你甘冒风险留在京城,值得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元琪儿的眼神有些复杂,“阿爸说我聪明睿智,从不感情用事,是个做大事的人,可能这一次我会让他失望了。”微顿了一下继续道:“这个男人救了我,而我也嫁了给他,这一生一世,我都没有办法再割舍下他了。”

“他对你既然这么重要,你为什么还要设计让他身陷囹圄?”柳云惜问道。

“不断了他在这里的一切念想,让他孑然一身的话,他又如何会随我回漠北?”元琪儿悠然长叹一声。

“这样他便会匍匐在你石榴裙下,甘心陪你一生一世了么?”柳云惜哂笑道。

“他不甘心又能怎样?”元琪儿说道:“继续在大明朝廷里做官的梦想破灭了,人也进了东厂的大牢里,再不走的话就是死路一条,对他而言,还有其它路可选么?”

“他若宁死也不愿随你走呢?”柳云惜这话刚一说出,元琪儿的身体剧震了一下,目光看向窗外,默然不语。

.

…..

“云惜姑娘来了。”梁妈妈笑着说道。她身后,一位云鬓雾鬟、眉黛青山、秋水剪瞳的美人儿纤腰款摆,裙拖六幅湘江水,袅袅娜娜仿佛踏云而行,姗姗走了进来。

花厅里一众东厂番子瞪大了眼睛,发出啧啧惊叹声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位美人儿薄纱遮面,不以面目示人。尽管如此,众番子只觉她每一个指头都已美到了极点,厅中其她女子顿时黯然失色。

“云惜姑娘,”晁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一脸的淫亵笑意,“难得你给面子来见我们,脸上戴着这劳什子面纱作甚?让我等一睹芳容岂不更好?”倏然探出手去,就要去摘美人儿脸上的面纱。谁知对方身形一闪,却抓了个空。

其他番子一阵哄笑,他们丝毫也没看出这美人儿身怀武功,还以为晁五醉酒以后,手上打滑,连一个弱女子都捉不住了呢!

晁五脸上挂不住,正待发作,美人儿迎上前来,娇滴滴的说道:“这位大爷着什么急呀?等小女子敬各位一杯之后,再让您亲手把面纱除下,你看如何?”说着向他抛了一个妩媚的眼神。

晁五胸中的不快登时化为乌有,感觉身麻酥酥的说不出的痒痒,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好,好,咱们可就说定了,可不许赖皮。”说着一擎酒盅,“来,先给我晁五爷满上。”

美人儿盈盈一礼,手执酒壶便行斟酒,细细的酒水如线般倾入酒盅里,馨香的气息直入鼻端,晁五心痒难耐,伸臂便要去搂美人儿那盈盈一握的纤腰,美人儿聘聘婷婷的娇躯一转,他便搂了个空。

“晁五爷也太心急了些个。”美人儿瞄了他一眼嗔道:“奴家还未给其他人斟上酒呢!”

“好,好,”晁五尴尬的笑笑,“云惜姑娘请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