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视频网

姚梦寻甜美的声音加上若隐若现的绝美容颜,再次吸引了在场修士无数的目光。

男子乍一听少女未曾拒绝,当下心喜不已,扯着嗓子大声说道:。

“不才在下卓不凡,家父乃是仙剑派铸剑师卓非凡,前年春日,家父带着在下随师祖前往静慈天,拜会贵宗宗主蓝卿梦前辈之时见过姚师妹。适逢师妹正在佛堂打坐,所以并未有幸得见天颜,不过姚师妹的声音和身影在下绝不会记错,所以斗胆前来一叙。”

名为卓不凡的男子一边说着,一边渐渐地走到了他们的桌旁,而当他高声自我介绍的时候,旁边不少人均投来惊异的眼光,并伴着双耳可闻的私语声。

“原来他就是仙剑派新一代的天骄卓不凡。”

“听说他的父亲乃是仙剑派最具潜力的铸剑师,已经能够成功炼制最高达到上品法宝的宝剑,而他本人虽没能继承父亲炼器的天赋,但是在修炼一途却是惊才绝艳,不到四十岁就已经达到元化五层的境界了。”

“还有,传闻他的胞兄卓不菲更是了得,虽然并不在本派修行,但同样是不到四十岁的年纪据说已经快达到元化七层的境界了,直追清虚天的丹林道长,号称极有可能超越丹林,在百岁之前凝结元神。”

“呵!你们可别忘了,最可怕的是他的师祖!此人便是天下闻名的铸剑宗师孟剑秋!也是现在天玑城的城主!谁要是得罪了他,一声令下断了你门派所有的宝剑供应,看你到时候如何临阵对敌。”

当然,在场自我感觉最好的,当然是白衣负剑的卓不凡了,虽然自己没有见过姚梦寻的容貌,但是他在随同师祖拜访静慈天的时候,就已经听过姚梦寻的鼎鼎大名。

传闻她乃是静慈天现在的第一美人,连他们的宗主蓝卿梦都要逊她一筹,倾世容颜足以令百花都自惭形秽。

更难得的是,姚梦寻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,修为却已然达到了元化三层,与自己相距不远,更有可能在四十岁前达到元化五层。

要知道,寻常修士修炼到元化境,少说也得要个一两百年的光景,姚梦寻居然只用了区区十几年,可见其天赋之绝伦。

花颜小女纯纯的夏季风采

最重要的是,她乃是蓝卿梦的嫡传弟子,和她师父一样带发修行,这就意味着她将来或许可以与他人结为道侣,并不需要常伴青灯古佛。

如今自己居然在本家遇上了她,还不得抢占先机,留下个好印象,将来也好求师祖与蓝宗主说说这门亲事。

卓不凡的思绪转得飞快,可姚梦寻似乎对他并不感冒,也丝毫不在意周围的随言碎语,轻声答道:

“原来是仙剑派的卓师兄,久仰,卓师兄奇才之名小女子早有耳闻。”

卓不凡一听这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道出“卓师兄”三字,直叫他心中舒坦不已,恨不得立马摘下姚梦寻的面罩,得窥真颜。

他自信有这个实力,毕竟这边一桌三人只有一个中年人修为堪堪凝神,他那一桌可是也有一位凝神境的前辈。

不过他知道,姚梦寻背后站着的可是静慈天,他不能乱来,且说实话,他的身份还比不得姚梦寻的金贵,一切都得徐徐而进。

更何况,大多数的美人,都喜欢慢慢来,凡少深谙此道。

“不敢不敢,姚师妹过誉了,这些虚名都是修真界的道友们抬举在下罢了,不值一提。远来是客,还请姚师妹赏脸,让在下敬你一杯,师妹在此游玩住宿花费的灵石都由在下承担,权作地主之谊。”

卓不凡虽然看上去彬彬有礼而且非常大方,可是如此一来完不把青云和雷江二人放在眼里,似乎认为这二人乃是姚梦寻的仆从一般。

青云心中倒还好,反正又不认识,人家怎样跟他完无关,吃菜就好。可雷江心中却是大为恼火,由于隐藏了修为,加上姚梦寻的示意,所以他没有当场爆发。

“卓师兄太客气了,我等三人只是路过,留不了许久,师兄的好意小妹就心领了来,敬卓师兄一杯,日后再登宝地若有所需求,还请师兄多多帮忙,请!。”

说完,姚梦寻大方地拿起酒杯,端庄秀丽地将自己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没有丝毫做作。

“姚师妹,请!”

就连卓不凡本人也没料到,原来姚梦寻本人竟然如此好说话,要知道,他虽然是门派中新一代的天骄,但是严格说起来,他的师祖都要叫蓝卿梦一声前辈。

师祖能和蓝卿梦平辈论交,靠的是自己对于用剑与铸剑之道的高深领悟,不然就算是御风圆满之境的修士,也不可能和归灵修士达到同一个高度的。

没想到这姚梦寻对他一点拒绝的意思也没有,如何不教他见猎心喜?

当下,他更是没有丝毫犹豫,一口便抽干了自己的杯中之酒。

俗话说酒壮怂人胆,一杯下肚,卓不凡的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,还没等姚梦寻一行人同意,便一屁股坐在了第四个位置上。

接着他本来那桌修士的其中一人,也知趣地替他拿了一副碗筷准备放到他面前,不过被他拒绝了,只见他人五人六的喝道:

“干什么!这么点酒就会难到我吗?”

见卓不凡一副自来熟的架势,姚梦寻淡然一笑,没说什么,而雷江脸上则是已经开始青筋暴突,若不是小姐方才按着他,只怕雷江早就一巴掌将这混账给拍到楼下去。

接下来,周围的人似乎也觉得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,便开始各吃各的,各谈各的。

而姚梦寻这桌则分成了两派,一面是不能发作的雷江,只得左一杯右一杯给青云灌酒,两人吃吃喝喝不亦乐乎,另一面则是姚梦寻和卓不凡二人把酒“畅叙幽情”。

当然了,几乎都是卓不凡一人在此高谈阔论,点评古今。

姚梦寻推脱不胜酒力,只饮了头一杯后便滴酒不沾,卓不凡见美人似乎真的不会喝,他也非常绅士地并未再劝,只得自饮自酌。

不消片刻,只喝酒不吃菜的卓不凡就已经面露三分醉意,半晌后,姚梦寻见他也喝得差不多了,便借机开口道:

“既然卓师兄在贵派颇有威望,师妹有个不情之请,想请师兄多多帮忙。”

闻得此言,已然微醺的卓不凡自是一口应承下来,接着,姚梦寻纤手一指青云,说道:

“这名少年是我的一位朋友,他的叔叔也是贵派弟子,因家逢变故现来投靠,希望卓师兄能够为其引个路,帮他找到叔叔,以后他在贵派若有什么事,还请师兄你代为照顾一二。”

美人相求,上刀山下油锅啊!

卓不凡心中又乐开了花,酒精的作用加上姚梦寻若隐若现、半遮半掩的芳容,让他的心越来越悸动,呼吸之间竟慢慢忘却了姚梦寻背后的身份。

“包在我身上姚师妹!静慈天靠近蛮荒,想来你也很少欣赏咱们中原的风光,不如这样,晚些时候就让师兄带你去领略一下瑶光城的夜景,你不知道,这瑶光城可是咱们仙剑派最繁华的城池。”

说着说着,他那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便开始不停地在姚梦寻身上游来游去。

或许是年少无知,又可能是常年嬉戏芳丛,卓不凡竟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,蠢蠢欲动的他竟然想要抓住姚梦寻的手。

卓不凡作为仙剑派的少年奇才之名,其实姚梦寻早有耳闻,之所以想借此结交,主要是想通过卓不凡,能让青云在进入仙剑派后有所照应,只是为料想到此人竟如此不堪。

心眼的动用极其耗费心神,特别是对于已经拥有修为的修士,只是对于这卓不凡,根本毋需动用心眼,杯酒下肚就已经让他原形毕露。

不过对此,姚梦寻最终竟然只是眉头一皱,放着的手却没有一丝挪动。

眼前的一幕让雷江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魔生门的掌上明珠若是在正道门派里被人轻薄,那他回去有何面目去面对姚老大,还不如一死了之算了!

就在他准备出手,惩戒这不只天高地厚的恶胚之时,一声呵斥顿时传入了几人的耳中。

“将你的脏手收回去!对孟姐姐尊重一点!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青云!

原来酒精的作用同样让青云本来理智的思绪开始变得有些混乱,但他的心中还是噌的一下生出了一团不知名怒火。

虽然青云平日里看似文弱,但是文弱不代表懦弱!

相反的,姚梦寻最清楚,青云的骨子里有一股极为坚定的刚强,从他对弱小生命的态度,以及强烈的求生欲便能看出。

青云的一声怒斥顿时让卓不凡酒醒了三分,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赶紧将手给缩了回去。

不过怎么说,自己好歹也是门派重点的培养对象,就算出身不如姚梦寻,但比她身边一个凡人仆役总要强上千百倍吧?被这一个如蝼蚁班的存在当中呼喝,让他的脸上着实有些难看。

只是卓不凡也明白,自己现在若是针对这少年,也甭管这小子到底是仆从还是姚梦寻的朋友,在场的其他人都会觉得他以大欺小,让他颜面大失。

好在呢,他有一帮熟知他心性,也热衷捧脚的二狗腿子。

Tagged